完美约会妆容

虽然省港一家,但地方和人口远比广州小的香港,川菜馆的数量和影响却远胜广州,令人称奇。早在1938年,商务印书馆出版的陈公哲编著的《香港指南》,就介绍了三家川菜馆,分别是大华饭店(皇后大道华人行顶楼)、蜀珍川菜社(轩鲤诗道21号)、桂圆川菜馆(弥敦道369号)。(第38页“各省菜馆”栏)香港旅行社1941年出版的《大香港》(邓超编,第129页)介绍的川菜馆更多更细:湾仔有英京酒家川菜部、六国饭店川菜部;中环有华人行九楼大华饭店、德辅道中远来酒家;油麻地有桂圆川菜馆、弥敦酒店五楼川菜部。第62页有一则大华饭店的广告——“香港标准川菜馆,富丽高贵首屈一指,为社交最佳场所”——也显示川菜馆在港地位不凡。其实著名的《旅行杂志》1938年第11期,也早有大华饭店类似的广告了。至于川菜馆的菜品,“著名的如玉兰片、辣子鸡丁、炒羊肉片、加厘虾仁、炒山鸡片、虾子春笋、白炙鱼等,就中以通常的炒鸡丁而论,是比别处来得鲜嫩”,甚至连还“像粤菜一样有清炖补品”,而且“如虫草炖鸡子,是冠绝一时的”。但说“这些都是利便一些江浙的旅客,但粤人光顾的也不少啊!”则颇费解。至于说“现时因国内抗战,北方人来港的极多,所以因川菜在北方人吃的范围中,也占着很重要的位置”,似乎也不是很到位。

完美约会妆容在略显不近人情的铁面主帅,与一群嘻嘻哈哈的大男孩之间,需要一位乐呵呵的“老娘舅”。而这个重担,便落在了亨利身上。

海上知名篆刻家江成之先生上个月辞世,江先生在传承浙派的同时,一直深研传统,生前比较寂寞、低调。他在篆刻方面的成就到底体现在哪些方面?他的人格魅力对上海印坛的影响到底何在?这次由陈麦青、陆灏发起,由《东方早报·艺术评论》组织这样一个小型的研讨会,我觉得既是一次追思会,也可算是篆刻艺术的研讨会。江成之先生是江宏老师的叔叔,想先请江宏老师从家属角度具体谈谈。再请大家从各自的角度畅所欲言。

最后我想说的是江成之先生对印坛的贡献。这个话题在今天肯定讲不透,我只提出两方面。首先当然是他本人的艺术成就。以我的认识,作为跨越现、当代印坛大格局的一位印家,在浙宗前辈先后凋零的背景下,他的创作对浙派篆刻风格的继承和发展所起到的标杆作用。江老的创作,成熟很早,一生的艺术作品始终保持在高水平的坐标上,这本身就是一个非常鲜明的特色,也是他始终如一的严谨的艺术态度的体现。他充分运用和发扬浙派篆刻技法语言的优势,在现当代中国印坛纷繁的风格谱系中占住了兀然独立的地位,也为海上篆刻风格多元化格局的构成作出了个人的贡献。要谈江老深厚的艺术功力,我们不妨回看“文革”时期集体创作的《新印谱》。说实话,其中很多作品都已淡出我的记忆。当然这里面存在一个特殊时代人为制造的困境,就是简化字刻印,这本身是违背篆刻艺术规律的,不是一条可持续发展的道路,这一点我们现在已经认识到了。但是,就在这样苛刻的前置条件下,江成之先生,还有叶露渊、单孝天、方去疾先生等几位老前辈的作品,仍然表现出作为篆刻的本质特性和出色的变通智慧,到今天看来仍然经得住检验。

电影并不是最爱天空彩票与你同行先说“小叶白糖水”。“小叶”指的是从南方来的叶小、味儿正的茶叶,像毛尖、雨前什么的,好小叶加好白糖,用干净的水沏开了,不单好喝,而且有祛痰降火的功效。有的人患火眼,就沏此水两碗,一碗熏眼一碗喝,不到一周病就好了。

再联系到江老的个人性格,刚才江宏兄讲他一直在江老师跟前。这是“在内观之”。我们呢,是“在外观之”。上海印坛的民国老人中,江先生的个性是内敛的。我跟江老第一次接触是在1988年上海举办首届全国篆刻大奖赛的评审工作中,我作为年轻的评委,更注意观察当时几位老辈印家叶露渊、高式熊、方去疾、江成之的评判眼光和表态方式。给我留下清晰的印象是,江老始终以非常平和的方式表达意见,表现出儒雅、文静、敦厚的风范。后来,又有多次在西泠印社的社庆活动中与他相见。集体用餐时他多是和随侍在侧的三两弟子静处一隅,不随人热。我想,这和他创作上不趋时风的性格也是相通的。他沉浸到个人的艺术世界里面,其他的东西在于他似乎是无可无不可的。在江老的追悼会上我才知道他早年的求学履历,感触很深。我想,他的处世性格、修养又和他的良好的教育背景是相表里的。同时,他的性格和处世态度也影响了他的弟子。这是我第三点感想。

亨利的成就足以让比利时队中一众大牌心悦诚服。首战巴拿马中场休息时,亨利就不断对卢卡库面授机宜,后者也格外感激:“他教我如何在场上像他一样跑出空当,他是世界上唯一一个看球看得比我还多的人。”

问:你和罗曼·波兰斯基、韦斯·安德森、吉尔默·德尔·拖罗、李安等大导演都合作过,他们在创作上给你的自由度有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