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盐丁老区村民守护无名烈士墓71年盼英雄魂归故里

  真的,和朋友去疯和逛街,旅游认识新的人,加入不同的运动团体,每一天为自己准备精心准备的美味佳肴,时而到spa馆享受一下被别人服务的滋味,按摩一下紧张的肌肉,放松一下紧张许些时刻的脑袋,周末的你,可以选择出外走走,也可以选择在家宅上一天,这一切都会是随你的选择的呀,亲爱的姑娘你何必把时间只用来空想一个已经走开的人来虚度自己宝贵的光阴呢?

海南盐丁老区村民守护无名烈士墓71年盼英雄魂归故里  时至今日,我依然钦佩和感谢那年的冲动、还能扬言去追难言的梦,心之向往才有归处。青春就是这么熬过来的,渴望着鲜丽,梦幻,力量,饱满的思绪,无论现实泼出多少冷水,一点阳光就能暖化所有不快。不需要擦干眼泪,那样会失去倔强。豪言万丈,取之寸尺,能实现一二,也是力量。

  最近看到妹妹一屋的书,随手拿了一本,(你的努力终将成就无可替代的自己)每个人的成长都会经历一场锐变,每一个发奋努力的背后,必有加倍的赏赐。其实自己向来挺不喜欢看书的,看到密密麻麻的字就头疼。

 去了中国四大佛教名山-峨眉山。但凡名山,美景大多都是云海,日出,日落,温泉。在爬过衡山,黄山等一系列名山后,感觉对这些美景都免疫似的,提不起什么兴趣了,但是为了多出来的一天假期不浪费,尤其还是情人节,在崴脚还没好的情况下,还是前往了峨眉山,计划一路坐观光车,缆车到金顶,看完金顶四面十方普贤金像就下山。但是生活总是处处给人惊喜,在观光车上,在微信喂足了狗粮之后,正要打算睡一觉时,突然浓雾散开了,眼前全是被白雪覆盖甚至压矮的松树及不知名植物。对将近七八年没看到雪景的南方人来说,这惊喜可想而知。在车上一眨不眨的看到山顶被白雪覆盖,感觉就像看到了被白雪覆盖的富士山一样。车子开近了一看,原来是山顶所有树木都被白雪遮盖,所以远看就像一座山被白雪遮盖,完全看不到任何的树木。下车后,顾不上路面如何滑,立刻奔向这一片童话世界,感受白雪环绕带来的另类美景。 被白雪覆盖的松树,造型各异,却没有一颗看起来类似或者雷同;被白雪覆盖的枯木,就像被穿上了白衣的青年一样,瞬间精神抖擞;寺庙顶部的白雪,房檐下的冰柱,跟墙体的暗红融为一体,遗世独立,却更为庄严神圣;偶尔冒出的小亭,在层层雪树的衬托下,更如独自屹立在雪中的美人,纯洁美好,让人不欲前往,破坏这浑然一体的美景。坐上缆车后,脚下满目的树枝挂满白雪,随处可见的白雾或者云海,仿佛仙境一般,更神奇的是,同一年缆车上,竟有一群祈福的藏族大妈,不顾周围人的眼光,大声歌唱着她们自己的歌谣,歌声清脆悦耳,掷地有声,却又宛转悠扬,犹如天籁之音。可能是淡季的缘故,山顶祈福的人并不多,高达40多米的十方普贤金像在白雾中若隐若现,笑而不语,明明是在俯视众生,却总感觉是了解众生苦难一般,鼓励着人们继续前进,这也许就是佛像的魅力吧。山顶的浓雾遮住了金顶对面的舍身崖及附近祈福的红布条,却抵挡不住前来觅食的野生猴子跟松鼠的步伐。它们完全不惧怕人类,跳到身前抬起前腿,抓住你的衣角,不给食物誓不罢休。拿到吃的后,跳到树上慢慢品尝,吃饱后,就地在树枝上休息,完全不理会人类的各种挑逗,哎,真无情,典型的“忘恩负义”“翻脸无情”。但是不得不说,它们给冬日的峨眉山注入了无尽的生机。

 终于到了学校,看看表,还早,心中庆幸。可是,还要去签到,按指纹,照脸。唉,也不知这社会怎么了,哪里都要按指纹,工厂按,学校也按,由开始的反感,不适应,到现在也麻木了,按就按吧。时代变了,人的观念也得与时俱进吧。可是,要去那个地方,得走一段铺设地砖的路,平时没什么,可这样的天气,地砖本就光滑,再盖上一层雪,人踩上去,麻烦就不小,虽然学校事先铺上了一条条棉垫子,但也许是地板太滑,也许是垫子太薄,脚踏上去,稍不注意,那垫子就象底下安上了轮子似的,自己滑来滑去,垫子不是脚,自己根本撑控不了,几个老师,互相挽着胳膊一起走,小心翼翼,提心吊胆,可还是一个个险些滑倒,就这么十几米长的过道,人人走的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一起看电影  生活中,我总喜欢一个人相处,即使一大堆朋友在一起,我也总是牵着关系最好的朋友的手,或者挨着男朋友坐着(当然是要在有男朋友的情况下),所有朋友对我的第一印象总是一致,高冷。慢慢的有幸交往,相处后才会发现我是一个特别傻特别笨情商超低的人。我朋友不多,但是所有的朋友都了解我,知道我的脾气差到没谁,但对朋友好起来,也无人能敌。所以也都默默受着。

 溜溜指着她旁边的猴子和猪说:“你们不会是孙悟空和猪八戒吧?”猴子生气地说:“小屁孩,你敢笑俺?待俺恢复了法力后定把你打得满地找牙。”说话声引来了妖怪,只见天空飘来一阵黑雾,青牛怪和小妖们手里拿着众天神的武器冲过来了。溜溜晃动了一下手中的风铃,众神的武器立即回到了各自的手中,法力也随之恢复。局势瞬间变换,小妖们被众神打得片甲不留。众神又合力把青牛怪制服,把他打回了原形——一只青牛。

  盼呀盼呀,凌晨1。2点的时候,在他的反复催促下,B和他的妻子一路开车出现在了KTV外,他跌跌撞撞的好不高兴走过去牵着B妻子的手向我走来,说:“来,老婆,我给你介绍下,这是亲家母(他和B是拜把子兄弟)”,我没有理他,一晚上的好心情已经被他无理取闹、油盐不进的折腾得气不打一处。他说:“你今天到底要干嘛?”,强忍着愤怒当着B妻子一面说着不想干嘛,一面将手上的几支氨基酸瓶子砸向了路旁的树干。并拉过B的妻子说:“不好意思,他喝多了,早就听他提起过你,今天终于见到真人了……”几句客套话也算是做了礼貌的回应。

 来到现在的实验室,许多东西,我都是从基本的学起,基本到移液枪的使用,配制溶液 ,那些瓶瓶罐罐 第一眼 我没有一点好感。来了一年半,慢慢的 适应了。如今决定读博,还要待上个几年,生死未卜的几年!